阿富汗人涌向喀布尔机场,悲剧的一幕发生了!

来源:新浪新闻综合

2021-08-17 08:07

原标题:悲剧的一幕发生了!

来源:牛弹琴

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你怎么想,反正我的心情,还是很震惊、很苍凉。

这不是喜剧,而是彻头彻尾的悲剧。

三个触目惊心的场景吧。

第一个,机场跑道。

可能大家都看到了,成百上千的阿富汗人,涌向喀布尔机场,跑道上都是人,甚至很多人,也没带任何行李,拼命爬到飞机上,死死拽住舱门、轮胎不下来。

第二个,飞机内舱。

有些朋友可能还没看到。一张据说是美国C-17军用运输机内,没有椅子,密密麻麻的都是人,蹲坐在地上,满脸的恐惧,可能还略有一点幸运。

别说你发现他们都没戴口罩。我也发现了,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虽然阿富汗疫情凶猛,但阿富汗人还没有任何心情考虑口罩、疫苗……

第三个,半空中。

飞机(据说是美军的C-17运输机)强行从喀布尔机场起飞,让人痛心的一幕发生了,飞机飞到半空中,两个人影,从空中跌落。

我看到的视频里,就有两个,但按照媒体的报道,至少有三个阿富汗人,他们躲藏在起落架舱里,最终,像蚂蚁一样,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他们的命运,其实就跟蚂蚁一样。

这应该成为美国这场阿富汗战争的最不堪见证。

其实,除了这三个不幸者外,据说还至少5名阿富汗人在机场被打死。

看到有俄罗斯媒体说,他们是被美军开枪打死,但美军一直保持沉默。

我知道,喀布尔肯定会有悲剧,但真没想到是这样的悲剧,尤其是半空中跌落的悲剧。

看到很多朋友说,美国又在上演“西贡时刻”。

1975年4月,西贡易手,也是大批民众涌向美国的直升机,以至于为了让飞机离开,一些手被强行掰开。

2021年8月,塔利班拿下喀布尔,更多民众涌向喀布尔机场,人们看到了空中掉落的悲剧。

如果说略有一些差别,那就是46年过去了,更加混乱不堪,更多的悲剧。

为什么会这样?

请原谅,我忍不住还是要多说几句。

第一,美国难辞其咎。

美国历史上最长的这场战争,历时整整20年,将阿富汗彻底打烂;但最后不负责任的仓促撤军,却哪管背后洪水滔天,以至于这样的一地鸡毛。

事实上,这些能够涌到喀布尔机场的阿富汗人,应该还都是阿富汗的精英人士,很多人很可能还怀揣着美国、英国等国的特别签证。他们本来想逃离喀布尔,哪知道,生命就提前葬送在这里。

想想从起落架上掉下来的阿富汗人,那一刻,不管他是什么样的政治观点,该会是多么的绝望,对美国多么的失望。

这两天,看到了太多的对比照,有“西贡时刻”的对比照,还有更有寓意的一张对比照。

一群塔利班士兵,坐到了阿富汗总统的宝座上,面对镜头,一脸兴奋。

在戴维营度假的拜登,就阿富汗问题进行视频连线,右手托腮,一脸落寞。

第二,对塔利班的考验。

对塔利班来说,这其实也是一种信任投票。人们冒死也要离开,可见对塔利班的恐惧是多么根深蒂固。

有些恐惧,可能是西方的宣传。但有些,应该源自塔利班以往的极端政策。这种恐惧,因为美军的突然撤离、阿富汗政府的突然垮台,正常生活被彻底打破,而急遽增加。

可能也是看到了这一点,进城后的塔利班,也不断发布安民告示:不寻求复仇, 保护私有财产,尊重人权和女性,赦免为外国工作的人,等等。

但20年前的阴影,还是笼罩在喀布尔人心头。他们怕塔利班的报复,怕回到一个极端保守残酷的社会。将心比心,其实也可以理解。

要想留住阿富汗人的心,塔利班不仅仅需要承诺,更需要的是行动。塔利班的承诺,会靠谱吗?

第三,一些完全个人的感慨。

真的,特别感慨。整整20年前,我去喀布尔采访,当时塔利班刚刚被赶出喀布尔,喀布尔机场刚刚被炸毁,我们降落的是巴格拉姆空军基地。

从巴格拉姆到喀布尔,唯一一条高速公路,路面是一个接一个炸弹坑,路两边茅草起伏,那都是地雷区,当时的感慨,虽然没有“白骨露于野”,但绝对是“千里无鸡鸣”。

哪知道,20年后,命运跟阿富汗人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美国灰溜溜离开,塔利班又回来了。

看看那些惶恐的阿富汗人,真的,还是那句话: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世界,只是有幸生活在一个和平的中国。我们所习以为常的,却是很多国家最期待的。

还有,美国人如此不顾颜面的走开,我们更需要提高警惕。

正如有朋友所说的,美国人几乎不顾一切,是丢掉了面子,但也丢掉了包袱,这样可以收回伸到阿富汗的手指,缩成一个拳头,对付更加重要的对手。

哪个对手?

我相信,大家都懂得。

当然,这样的惨败,用新华社评论的话说,“喀布尔陷落”,标志着美国霸权走向衰落的又一个转折点,“轰鸣的飞机声与仓皇的撤退人群,映照的是帝国最后的黄昏。”

帝国最后的黄昏,也往往是帝国最冒险的时刻。更要看到,大难来临,美国转身就走,这种道德和信誉的破产,让那些美国的小跟班,还会那么死心塌地跟着美国吗?

一场阿富汗战争,折射出太多的问题,战争的苦难、美国的不堪、阿富汗人的草芥般的命运。

20年前,在喀布尔,面对太多的无奈和悲剧,我总有一种苍凉感,记得在离开时的最后一篇日记中,这样写道:别了,阿富汗,希望几年后再来看你时,是另一个模样……

我再也没有回过阿富汗。20年过去了,却看到一个悲剧的轮回,更加的苍凉。

当年采访过的阿富汗小朋友,肯定已经长大成人了,希望他们都还活着。只是不知道,他们的明天,是否会更好?

我也不知道,那群涌向喀布尔机场,在绝望中追赶着飞机的阿富汗人,是否有我当年的翻译、当年的司机、当年采访中结识的朋友……

希望他们都还平安。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阿富汗局势

[责任编辑:CK018]

本文由新闻采集机器人自动抓取而来,仅为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人民参考网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10043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020)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