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调查记者“可疑死亡” 曾批评美国插手新疆、香港

来源:

2020-09-23 11:50

(原标题:美调查记者“可疑死亡”,曾批评美国插手新疆香港)

据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ABC News)23日报道,土耳其官方通讯社发布消息称,土耳其当局正在调查一名美国作家的死亡事件。报道称,这名作家在从土耳其黑海沿岸城市萨姆松前往伊斯坦布尔的出租车中死亡。

文章称,去世的作家名叫安德烈·弗尔切克,当地时间星期二(22日)凌晨5:30分左右,他与妻子乘坐一辆出租车抵达了在伊斯坦布尔预订酒店的门前,他的妻子试图叫他下车,但他没有任何回应。随后,紧急赶到现场的医疗队宣布他已经死亡。

据阿纳多卢通讯社报道,伊斯坦布尔首席检察官办公室立即对死亡事件展开调查,他的尸体被送往法医机构进行检查。私营的多安通讯社则表示,警方将他的案件记录为“可疑死亡”。

土耳其NTV电视台报道称,弗尔切克出生于俄罗斯,但随后加入了美国国籍。

他的妻子告诉调查人员,他们夫妇二人于9月12日从塞尔维亚抵达土耳其,在萨姆松住了9天。文章称,弗尔切克有一条腿瘫痪,还患有糖尿病,正在服用两种药物进行治疗。

在弗尔切克的个人网站上,他将自己描述为小说家、哲学家、电影制作人和调查记者,同时也是一个“反对西方帝国主义和将西方政权模式强加给世界的革命者、国际主义者和环球旅行者”,他长期关注包括伊拉克、斯里兰卡、波斯尼亚、卢旺达和叙利亚在内的数十个战乱和冲突地区。

美调查记者“可疑死亡”,曾批评美国插手新疆香港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称,现年57岁的弗尔切克曾为许多主流出版物撰稿。9月12日,在接受土耳其报纸《Aydinlik》的采访时,弗尔切克呼吁土耳其转向俄罗斯和中国,而不是西方。

弗尔切克曾多次就中国新疆和香港问题发声。去年12月,他在“CHINA DAILY”撰文批评美国插手新疆问题。而在香港街头暴乱期间,他指责西方“宣传机器”美化香港暴徒,并表示暴徒正在被美国利用。

推荐阅读:

沙特记者之死震动全球

这起惊悚离奇的失踪案像一场龙卷风,掀起连锁反应,不仅给沙特王室的名誉蒙上阴影,更搅动中东乃至欧美多国政坛,而被美国总统特朗普形容为其任内最严重的外交危机之一。

10月3日这天原本是土耳其姑娘哈蒂杰·坚吉兹大喜的日子,她和未婚夫在伊斯坦布尔新购入的公寓正等着新家具来装点。可惜的是,她的愿望永远落空了。

前一天,她的未婚夫——59岁的沙特籍记者贾玛尔·卡舒吉前往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办理结婚手续,之后再无音信。

进入使馆前,卡舒吉似乎预感到了危险。他叮嘱未婚妻说:“一旦我没有很快出来,通知土耳其警方。”结果一语成谶。坚吉兹次日报警,土耳其当局说,由15名沙特特工组成的小组涉嫌在领事馆内杀害了卡舒吉。沙特官方起初极力否认与失踪有关,而当土耳其要求沙特提供证据时,沙特更以那天摄像头坏掉为由予以拒绝。

据《华盛顿邮报》披露,土耳其掌握的相关视频和录音资料证实,卡舒吉在领馆被杀害、肢解,但土方顾虑是否公开这些影像资料,一旦公开,对外国驻土机构的监控行为将不言自明。不过,土方已把相关证据交给美国。

失踪、被害、肢解、诡辩,这起惊悚离奇的失踪案像一场龙卷风,掀起连锁反应,不仅给沙特王室的名誉蒙上阴影,更搅动中东乃至欧美多国政坛。

“致命7分钟”

随着当天细节的不断披露,沙特王室被卷入了漩涡中心。

据总部位于伦敦的《中东之眼》网站梳理,当地时间10月2日凌晨,12名沙特人分别搭乘不同飞机到达伊斯坦布尔,之后,分别入住沙特领事馆附近的两家酒店;午餐时,领事馆毫无征兆临时通知工作人员下午放假;卡舒吉到达领事馆的一小时前,有挂外交牌照的黑色车队开进领事馆,在其进入领事馆两个小时后又驶离。

美调查记者“可疑死亡” 曾批评美国插手新疆、香港

当天下午,又有3名沙特人抵达伊斯坦布尔,与先前到达的入住同一家酒店;当晚,15人乘坐不同私人飞机分别绕道开罗和迪拜返回利雅得。

机场入境检查留下了这15个人的正面照,其中一名为法医,担任沙特法医病理学研究院院长,还有一名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同上过沙特国家电视台,或为王储贴身保镖。《纽约时报》证实,土耳其调查人员确认的15名嫌疑人中,至少有9名在沙特安全部门、军方或其他政府部门工作。

听过现场录音的一位消息人士称,卡舒吉在总领事馆办公室短暂停留后,被人从总领事办公室拖到隔壁书房。“没有人试图审问他,他们就是来杀他的。之后,卡舒吉被殴打、注射麻醉并活活肢解,这场杀戮仅持续了7分钟。楼下的一名工作人员听到了可怕的尖叫声,但很快陷入沉静。肢解是由沙特内政部法医塔比奇完成的,过程极快,当塔比奇开始肢解尸体时,他戴上耳机听音乐,并建议现场其他人也这样做,场面令人不寒而栗。”

据说,一段长达3分钟的录音提供给了土耳其持亲政府立场的《沙巴日报》,但该媒体尚未将其公布。

10月15日,土耳其调查人员携带先进仪器首次进入领馆,进行了长达9个小时的调查。次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调查人员正在领事馆内查找一些特定物质,包括“有毒物质”以及某些痕迹是否遭“粉刷”掩盖。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引述土耳其总检察院一名消息人士说,土方“找到证据、可以支持”卡舒吉遇害的怀疑,同时发现“灭迹”证据。

两名土耳其官员10月18日称,土耳其警方正在伊斯坦布尔郊外的一片森林以及马尔马拉海附近的一座城市中搜索卡舒吉的尸体。调查人员之前在搜查领事馆和领事官邸的过程中找到了“许多样本”。

案情仍在调查之际,土耳其自由报每日新闻网10月18日披露,卡舒吉失踪案中的一名嫌疑人博斯塔尼在利雅得的一场“可疑车祸”中丧生。据称,现年31岁的博斯塔尼是沙特皇家空军的一名中尉,也是当天进入领事馆的15名“嫌犯”之一。

史上最严重的外交危机

面对未婚夫的失踪,坚吉兹10月9日在《华盛顿邮报》刊文,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夫人求助。一石激起千层浪,美国和沙特的关系也因此陷入紧张。

10月13日,特朗普严正警告沙特政府,如若利雅得证实涉及卡舒吉的案件,他们将面临严重后果。沙特当局强硬回应说,“我们拒绝任何威胁,如果对方采取行动,我们将予以更大回击。”

这给特朗普出了个难题。沙特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老牌盟友,随着对伊朗的制裁生效,油价已经上涨,沙特作为机动产油国的角色变得更加重要。两国亦在经济层面有诸多往来。去年访问沙特时,特朗普与沙特达成要向其出售1100亿美元军备的交易,他坦言不希望这次风波影响交易。但涉嫌谋害记者,却着实背离了美国一向标榜的自由和尊重人权的价值观。

10月15日,在与沙特国王萨尔曼通话了20分钟后,特朗普改口称:“在我听来,卡舒吉可能是被‘流氓杀手’所害。谁知道呢?我们将尽快查清真相。”这似乎意指沙特政府并非策划者。特朗普还立刻派出国务卿蓬佩奥前往沙特和土耳其调查此事。蓬佩奥一落地,沙特夏天向美国承诺支付的1亿美元就到账了,这笔钱号称是为了肯定美国从“伊斯兰国”手中解放叙利亚部分地区做出的努力,但支付时间值得玩味。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受这一事件持续发酵影响,国际油价微幅上涨。总部位于利雅得的沙特证券交易所Tadawul全股指数一度下跌近7%。科技界也引发不安,沙特是全球科技行业最大投资者之一,也是1000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的最大出资方。一位与软银愿景基金关系密切的人士说,顾问们正在密切关注投资组合公司的反应。

受该事件影响,特朗普批准美国财长姆努钦退出将在沙特举办的未来投资论坛该会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法国经济部长、英国国际贸易部长以及多位政商界重量级嘉宾同样会缺席。

英法德三国在“联合声明”中称,他们会“极其严肃”对待这件事。联合国负责调查虐待案件的专员梅泽强调,如果沙特和土耳其无法进行客观调查,国际社会或将介入。七国集团(G7)的外长们也罕见发表声明,要求进行透明化调查。

重重压力之下,美国CNN10月15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沙特准备承认卡舒吉死亡的事实,称总领事馆对卡舒吉问讯的过程中,因发生错误而导致失控,从而造成他的死亡。这与此前极力否认的声明内容自相矛盾。

10月17日,蓬佩奥会见了包括埃尔多安在内的土耳其高级官员之后表示,此前他已在沙特得到过王储穆罕默德的承诺,将向全世界公布卡舒吉失踪案的调查结果,并补充说,两国还强调了“许多重叠的利益”。对此,海湾事务研究所所长阿里·艾哈迈德说:“看起来,他们会达成某种中间协议。”

美调查记者“可疑死亡” 曾批评美国插手新疆、香港

但随着种种证据的出炉,特朗普不得不做出回应。他在10月18日表示,鉴于来自多个渠道的情报可信度很高,他相信失踪的卡舒吉已经死亡。但他拒绝讨论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在卡舒吉一事上扮演的角色。他承认,有关王储下令杀人的指控,对美国与沙特的同盟关系提出了尖锐的质疑,并引发了他任内最严重的外交危机之一。“不幸的是,这件事激发全世界的想象力,”特朗普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这不是积极的,不是。”

在被问到如果证实是沙特当局杀害了卡舒吉,后果会是什么?特朗普直言,一旦查实沙特将面临“非常严重的”后果,“我是说,这很糟糕,很糟糕”。

《纽约时报》援引一名前政府高级官员透露,美国不同情报机构对王储需承担的责任在程度上存在分歧: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分析人员根据一系列确凿的事实,越来越相信穆罕默德应该为卡舒吉之死负责;但美国国家安全局没得出这样的结论,这导致递交给白宫的评估报告变得复杂。

从王室“圈内人”到异见分子

卡舒吉失踪后,《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他为该报撰写的最后一篇专栏文章,题为《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言论自由》。文中,他对阿拉伯世界缺乏言论自由的境况表示叹息,认为这让大部分阿拉伯人“无法充分地表达,鲜少公开谈论那些影响区域和他们日常生活的事情”。

美调查记者“可疑死亡” 曾批评美国插手新疆、香港

贾玛尔·卡舒吉

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卡舒吉都活跃在沙特的权力中心,和多名王室成员往来密切,是王室眼中的“圈内人”。

2010年,沙特首富阿勒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创办阿拉伯新闻电视台,卡舒吉受邀出任台长。此外,亲王图尔基·费萨尔担任情报部长的24年间,卡舒吉也曾为其工作。费萨尔出任驻英国和美国大使期间,卡舒吉还受邀作为顾问随他出国。《纽约时报》形容,卡舒吉在沙特如鱼得水,“他认识过去30年里所有与沙特有关系的人”。

能成为“圈内人”,与卡舒吉的出身密不可分。他的祖父是沙特开国国王阿卜杜拉·阿齐兹·伊本·沙特的私人医生,叔叔是实力雄厚的沙特军火商,曾将其游艇卖给过特朗普。

不过,卡舒吉并未投身家族产业。1985年从美国印第安纳州立大学毕业后,他回到沙特,成为一名报社记者,在上世纪90年代集中报道中东问题,还因多次采访本·拉登而引起关注。那时的本·拉登还没成为基地组织的领导者,卡舒吉受沙特情报机构委托,出面劝说其与沙特王室修好。正因如此,卡舒吉被视为可能掌握沙特王室与基地组织在“9·11”袭击中有牵连的证据。

卡舒吉2011年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时,讲述了跟本·拉登的渊源。他坦言,过去自己在一些问题上的看法跟本·拉登是一致的,包括采用非民主或暴力手段。

人生的转变,发生在加入伊斯兰逊尼派政治团体“穆斯林兄弟会”之后。受到该团体思想的影响,卡舒吉开始批评政府。在始于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中,穆兄会被多国政府指控煽动暴力,之后更被沙特、埃及、俄罗斯、叙利亚等国认定为恐怖组织。卡舒吉对此表示反对。今年8月,他还在《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中写道:“铲除穆兄会就等于铲除了民主,也意味着阿拉伯世界将永远生活在集权和腐败的政权统治之下。”

渐渐地,卡舒吉成为沙特最直言不讳的人士之一,这被王室视为逾越了“红线”。2003年,他被任命为沙特《祖国报》编辑,却因两次批评宗教政策被迫辞职。

其担任台长的阿拉伯新闻电视台,也因播出当地反对派要人的采访而被封。

沙特政府对舆论的管控,在2015年萨勒曼登上王位后达到顶峰。2017年夏天,82岁的这位国王打破“兄终弟及”古制,废黜原来的王储纳伊夫,改立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新王储。新王储四处抓捕他的批评者,并将一些人送入监狱,卡舒吉就有数十名朋友被捕。

但另一方面,穆罕默德也在努力营造温和的改革者形象。甫一上台,他就宣布了雄心勃勃的“2030愿景”计划,旨在使沙特经济多样化,摆脱对石油的依赖。为了让沙特显得更加开放,他还发布了各种新举措,比如,重新开放电影院、允许女性开车等。芝加哥国际事务学会中东资深研究员柯瑞称,涉嫌杀害卡舒吉将会完全毁掉穆罕默德作为改革者的形象。

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卡舒吉公开对其进行批评,沙特官员担心会损害与美国的关系对其禁言。卡舒吉不但被禁止在沙特发表文章,推特上的言论也被管控;他的亲人也被禁止出境旅行。

去年9月,因担心政府对其施加政治迫害,卡舒吉前往美国,与前妻的婚姻也因此破裂。来到美国后,卡舒吉重新塑造了自己的评论家身份,为《华盛顿邮报》撰写专栏,并慢慢找到了安全感。他撰写了大量批评沙特政府的文章,包括在也门发动战争、与加拿大的外交争端、逮捕女权活动人士、跟卡塔尔翻脸等,他还讽刺新王储说,“他承诺进行社会和经济改革,而我看到的只有一轮接着一轮的抓捕行动”。

卡舒吉的朋友称,穆罕默德斥巨资来打造的开放形象,被卡舒吉的几句话就毁掉了,“新王储一定非常生气”。

但卡舒吉并没有停下来。他计划办一个网站,发布有关阿拉伯国家经济状况的翻译报告。他认为,许多人不了解腐败规模,也不了解石油财富有限的未来。他还创立了一个名为“阿拉伯世界的民主”的组织,直到失踪前仍在争取资金支持。

自从卡舒吉“流放”到华盛顿后,新王储的代表多次联系到他,软硬兼施,并邀请他回国工作,被卡舒吉视为陷阱。他在失踪前三天曾被问过 “什么时候能回家”,他回答说:“我认为我不能回家了。”

去年感恩节,卡舒吉在推特上分享了在华盛顿参加晚宴的照片,当时他说:“我终于有点自由,可以写作了。”只可惜好景不长,今年3月,有人在其推特留言恐吓道:“贾玛尔先生,你的人生终点将会很痛苦。”

去使馆的前一天,卡舒吉的朋友阿扎姆·塔米米提醒他,因其对沙特统治者的批评招致了敌意,领事馆也可能成为危险的地方。“但他说,这有些小题大做了。”与其一同午餐的塔米米对《纽约时报》回忆说,卡舒吉说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只是普通沙特人,而普通沙特人是好人”。这份“安全感”,或许源于他曾说过的:“那些被捕的人并不是持不同政见者。他们只是想有一个独立的思想。”

(来源:凤凰WEEKLY

[责任编辑:CK018]

本文由新闻采集机器人自动抓取而来,仅为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人民参考网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10043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020)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