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冬:我用影子触摸父亲

来源:艺团儿

2019-01-07 10:15:40

生活就是艺术灵感源泉

宋冬从小在北京的胡同里长大,他印象中的童年基本上就是拿着一个碗挨家走一圈回来就能吃饱的那种,街里街坊的全都是熟人社会。

过年的时候自家做什么好菜就拿盘子装给邻居点,回来的时候就能带回来一盘饺子,难怪宋冬只要一回忆起小时候言语之中总会透着点热乎气儿。

null

这些成长中的胡同经验,就是他日后做艺术的灵感源泉,他所有的作品都和生活密不可分。

所以说,宋冬的艺术很多都是热乎的、生活化、接地气的。

「抚摸父亲」

宋冬一直特别怕他的父亲,印象中自打记事起他父亲就没抱过他,但他一直想亲近一下父亲,比如说抱抱他,不过总有些尴尬和胆怯。

宋冬形容“有一种敬畏”,男人可能天生就不擅长表示亲昵。

其实我能理解,这种现象在中国人身上尤为常见,在表达爱意方面有些过于抹不开面儿,爱字无论如何也无法宣之于口,说爱有点臊得慌,但是好在彼此都清楚。

在宋冬向他父亲提出这个作品摄像的时候,“你摸我干嘛?”老爷子如是说。宋冬说,你不是一直想让我成功吗?帮我做了这个我就能成名了。老爷子没再说什么,算作默认。

null

在[抚摸父亲]第一部中他选择了用虚幻光影的手投在父亲的身上,后来据宋冬描述,整个过程都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当时他父亲在抽烟,光影的手在父亲身上的时候觉得他整个人尴尬又别扭,后来突然主动并且不自在的脱掉了衬衫、背心、又拘谨的恢复成原来的坐姿,最后赤背承接着,自始至终一直都盯着那只光影的手。

嘴上无法表露的事,身体会下意识的表露。

null

在这次作品完成之后这两个人还是不怎么说话,但是他们俩之间距离好像更近了点。宋冬说小时候一直特别怕他,后来半大不大的时候自己也不知怎么就觉得有点看不上他。总觉得他们两个人代沟太深,经历了这次之后,宋冬明白沟不一定填平,架桥也行得通。

生活给了宋冬艺术灵感,艺术帮宋冬解决生活上的问题。

第二次的[抚摸父亲]是在宋冬父亲去世之后,宋冬用带有温度的手真切的摸到了他父亲的遗体。

这次的作品被宋冬封在了录像带里,从没拿出来看过。

null

(宋冬第二次《抚摸父亲》录像带)

第三次「抚摸父亲」无疑是三部曲中最艰难的一部,那时已经距离父亲去世8年了,经过8年的时间宋冬才有勇气再次面对父亲的影像。

那是父亲生前留下最后的影像,宋冬把影像投到水上,对父亲的思念驱使他伸出手,用带有温度的手抚摸看不见摸不着的,映在水上的父亲。

null

(宋冬第三次《抚摸父亲》)

[物尽其用]

「物尽其用」是宋冬理念展示的极致化表现。

宋冬父亲去世之后,全家都处在巨大的悲伤里,尤其是宋冬的母亲,失去亲人之后的日子让她变的有点精神奔溃,不和人交流,不看电视,不听广播,只是哭。习惯性的对着家里的旧物流泪发呆,开始变的有些神经质的收集旧物,把东西翻出来铺的一地。

包括他父亲生前亲手改造的几件家具,和那堆没能成功拯救生命的药。

当时的宋冬讨厌极了他母亲这种做法,想办法把母亲打发出去散散心旅旅游,扔了家里不少东西。想着把屋子打扫的清清爽爽等母亲回来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母亲回来以后大发雷霆,那是她收藏的、有价值的宝贝,包括断了的娃娃腿、破烂的锅碗瓢盆和瓶盖。

null

(宋冬《物尽其用》)

母亲一听说宋冬想要把家里的东西拿出去展览连忙摆手,说是怕让别人看见觉得自家邋遢,宋冬说,你把东西都拿出来我就能成名了,母亲突然变的毫不犹豫,开始和他一起开始布展,情节在当年宋冬邀请父亲一起做作品的时候几乎完全相同。

在展览筹备的过程中宋冬觉得自己正在被母亲慢慢改变,展览内容是母亲积攒了几十年的生活用品,细细琐琐的准备的半个月,每天宋冬的母亲都在现场和人家说一些鞋和肥皂的事。

null

(宋冬《物尽其用》现场)

最终[物尽其用]终于展现在人们面前,这是一场长达几十年的生活累计呈现,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这些都是那个年代人的生活哲思,也是宋冬一家的缅怀和纪念。宋冬母亲觉得她收藏的这些东西早晚都用的上,在决定做这场展览的时候说“你看这不就用上了吗”。

和睹物思人同样原理,情感共鸣这招真的太狠了,有人看过展览就哭了,宋冬听说了之后不住的说“谢谢谢谢”。

null

(宋冬《物尽其用》现场) 

[水写日记]

宋冬小时候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后来有一天看见了同班同学脸留着血就来上学,一打听才知道是这同学的爸爸看了他的日记,发现了这位小朋友“不可描述之事”。宋冬听后吓坏了,回家赶忙烧了自己所有的日记,但是写日记的习惯还在。

他就开始用毛笔沾着水在石头上写,水干了内容就消失了。水写日记成了他多年的习惯,也成了以后帮着他出名的作品之一,生活=艺术就这样开始贯穿他生命的始终。写出来轻松了自己,把秘密留给了世界。

null

(宋冬《水写日记》)

生活是艺术的灵感源泉

[物尽其用]让宋冬出了名,他带着他的作品进了MOMA,有人揣测宋冬是在打亲情牌获得大众情感上的共鸣。宋冬不以为意,这就是他的生活。

他不止一次的表露过自己对艺术跨界这个词的反感,因为艺术和其他东西之间就不存在什么所谓的界限,结婚的时候他忙着把自己的婚礼做成作品,他父亲去世的时候也做了之前作品的延续,他的艺术灵感和思想都是和他的生活分不开的,换句话说宋冬童年时期的胡同生活对他的艺术生涯有莫大的帮助。

他和妻子居住的工作室里的家具大多都是从旧货市场上淘回来的,20的凳子50的沙发,他自己改造过之后也就变成了他的作品,在他的家里好像能看到[物尽其用2.0]版本

null

(宋冬工作室内)

对他来说生活就是艺术,从他用的桌子坐的凳子,到桌上的陈设、墙上的画、喝水的茶壶和杯子,没有一件是和艺术无关的。

生活才是他的全职,艺术只是兼职而已。

[责任编辑:CK018]

本文由网站新闻采集机器人自动抓取而来,仅出于传播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本网观点。如该文存在格式错误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邮箱dacankao@hotmail.com或者首页腾讯QQ。

版权所有: 人民参考网 ©2000-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10043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020)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