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如“甲醛门”背后众生相:恐慌与逃离

来源:投资者报

2018-09-17 17:39:18

(原标题:自如“甲醛门”背后众生相:恐慌与逃离)

“我感觉嘴巴有点皮肤溃烂,不知道是上火熬夜的原因还是这些污染物的原因。”

“我不知道该检查什么项目,全面检查腰包又不允许。”

“瑟瑟发抖,可怜我等检测之前还要继续住自如。”

上述对话来源于自如客维权群,群里现在已有近400人,且陆续有新人进入,一个礼拜前,该群只有几个人而已。这些自如租户来自上海、北京、天津、杭州、南京、武汉、成都、西安、广州等不同的城市,所有自如布局的全国九城无一落下。

从群里聊天记录来看,买炭包、买绿萝、开着窗户吹空调,测试纸和甲醛仪是出现最多的字眼,有人甚至已经搬出自如住进酒店。

目前距离阿里员工王先生病故近一个月,他的离开给自如带来一场持续发酵的风波,而与他一样的自如客也生活在恐慌里。

越来越多的自如客表示,自己身体出现不适,有咳嗽头晕的、眼膜发炎的,有喉咙疼痛的,有说血小板减少的,白细胞增多的,怀疑是自如房子甲醛超标引起的,而唯一寄予希望的检测工作迟迟无法落实。

恐慌

张明给自己买了120个炭包,每天的工作除了正常上班之外,还有一个就是腾挪这些炭包,“白天拿出去晒,晚上拿进来吸,都快吓出病来了,”张明对记者表示。

张明是一名上海的自如客,与女友租了自如的一套二居室,8月30日入住,至今已近半月。走进张明的住所,窗户是开着的,空调和风扇都是开着的,衣柜门也是全敞开着的,卧室里橱柜里塞满了炭包,还有甲醛测试纸和消毒喷雾剂。

自如“甲醛门”背后众生相:恐慌与逃离

张明卧室内的碳包

张明的房子装修看上去舒服干净,但隐隐透着一股刺鼻的味道。张明称,这种味道已经淡了很多,刚搬进来那会儿更明显。

据张明回忆,看房的当天,明显感觉到了房屋内的刺鼻气味。也心生过怀疑,但是被自如管家的一句话给消除了。“他说是房屋长时间密不通风的原因,我们也就没在意”,张明说。

住进来之后第二天,张明女友开始出现咳嗽、喉咙痒的症状,以为只是普通的生病或者是粉尘过敏没有太在意,直到后来阿里员工租住自如房子得白血病去世的事情被曝出。“这下我们有点怀疑了,也怕自己住的房子是个甲醛房,”张明说道。

记者了解到,目前微信群里确实有很多租客出现了与张明女友同样的症状,咳嗽、头晕、喉咙痒痛等,有的甚至血小板减少,白细胞增多。张明女友在住进自如之前,碰巧去做过体检,张明表示会再带女友再进行体检,并称,不能容忍自如的行为。

张明女友说,租住自如的普遍都是年轻人,原本是因为喜欢自如房的装修风格,对甲醛没有意识也没有概念,并没想过甲醛会与自己的生活这么近。

目前,张明已多次与管家进行沟通,表示房屋味道重身体出现健康状况,并提出申请检测,管家的回应基本上都是“过几日会给答复”,然而两日、三日、五日,张明始终都未等到检测机构到来。

逃离

相比较张明与女友目前的情况,另一位上海租客王晓显得更加严重,入住自如房4个月的时间里生了一场大病住进了医院。

据王晓回忆称,今年3月份入住自如在上海松江泗泾的一个小区,称苍蝇蚊子在房间飞着飞着突然就死了,当时就产生了怀疑。

自如“甲醛门”背后众生相:恐慌与逃离

王晓提供的部分医疗记录

7月份,王晓身体开始出现不适,进行手术并住院治疗,出院后在自如房里休养了一个月。期间,王晓向记者展示了她的医疗记录,厚厚的一沓纸,而因为这次生病,王晓被公司辞退。

“每年都定期体检,身体出现不适也从未联想到是房子污染的问题,直到看到阿里员工住自如甲醛房患病去世的新闻才恍然大悟,”王晓说。随后,王晓立刻购买可甲醛检测仪,结果显示tvoc污染物超标。

王晓立刻联系管家,管家称,要提供具有CMA资质的检测结果,然而CMA检测机构订单爆满,需等待至少三周。王晓投诉了自如,而自如只是给王晓送来了一盆绿萝作为回应。

王晓很着急,联系客服。客服称,安排自如方上门检测的工单,但下单之后迟迟无人与其联系,检测一拖再拖,变得遥遥无期,而王晓无责退租的要求也多次遭到管家的拒绝。

目前,王晓早已搬出原来的房间,暂居住在同学家的沙发上,身体虽已恢复,但大腿内部还有不知名肿块,并经常伴有头晕、咽喉痛等症状,王晓称,会再去检查。

与王晓一样搬出自如公寓的还有上海虹口的租客李林。李林表示入住自如近一个月,出现很明显的头晕头痛、嗓子疼症状,甚至有一次在公司做培训的时候,感觉到一阵阵头晕,人也没精神。据李林回忆称,刚开始搬进来的时候鼻子就很难受,但是因为太忙就没有当回事。

之后,李林自己买了一个检测仪,在通风的情况下达到了0.3mg。李林现场测试了下衣柜,记者亲眼见到甲醛检测仪数值一直在飙升。据李林介绍,密闭的情况下,衣柜甲醛含量能达到0.57mg。

“从我反馈开始这段时间内,自如没有人给我说过一声道歉,直到我说要找律师,经理才打电话过来说要送炭包,送绿萝,”李林对这一点很生气。不过,直到现在,炭包和绿萝仍然“在路上”,自如许诺过来检测,也是迟迟没来。

截止记者采访当日,李林已经在酒店住了近一个礼拜。“一开始自如可以报销5天费用,单日300元以内,后来说是不报销了,”李林表示。

信任崩塌

租客对自如的不信任已经无限蔓延,甚至于自如自己找的检测机构检测出来的结果显示合格,也让租客们难以相信。

一位北京的租客孙新对记者表示,他租住的房间为三居室,自如安排的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另外两家房子超标,只有他这间为合格,孙新对这一结果表示不相信。

孙新表示,他租住的是首次出租新装修的房子,才住了20几天,检测前没有通知关闭窗户12小时。“同样的房子,我因为买了绿萝和活性炭,我这间检测就达标了?”孙新表示怀疑,想再自行找CMA认证机构检测。

不过,自行找第三方检测机构这一要求被自如拒绝。“客服说不可以,自如不认租客自己找的CMA机构检测结果,”孙新说。

据孙新回忆称,在入住之前特地就空气质量方面咨询过客服,客服很肯定地说不会超标,放心住。并称,从2018年6月1日起,自如升级全线产品品质,板材从国标E1升级为对标欧日标的E0板材。

其实,孙新对检测结果存在怀疑也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个例。据媒体报道,曾有租客反映,通过自如申请的第三方空气检测结果存在被人为操纵的情形。

据该租客所述,在通过自如申请检测后,第一次检测结果显示甲醛含量是0.33mg,后经过了6天治理,第二次检测报告甲醛含量的现场数据是0.03mg,但该租客发现,现场检测人员在使用检测设备时干预了检测结果。

该租客拒绝这一结果,并再次向自如方申述,自如方面另找了一家检测架构,而第三次检测结果显示,依然是甲醛含量超标。

此外,针对自如检测机构相关这一方面,上述微信群内有多位租客反映,自如派过来的检测机构最终检测结果是直接给到自如,不会给到租客方。

需要提及的是,目前由于申请检测的自如客单量大,很多租客申请之后一直处于等待状态。不过也有不少租客自己预约了第三方机构进行检测。

诉诸法律

目前,不少自己预约了第三方检测机构的人已陆续拿到检测报告。据记者统计,仅从该微信群内曝出来的检测结果来看均为超标,且数值普遍在0.2mg/ m3左右,有的接近0.3mg/ m3。甲醛国家标准【<=0.08mg/m3(《民用建筑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范》)、<=0.1mg/m3(《室内空气质量标准》)】。

针对超标的租客,自如的解决方案是无责退租、换租,提供免费空气治理检验合格后再入住或90天空气净化器无偿使用。但前提是要租客签一份保密协议,大多数租客拒签并表示要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自如“甲醛门”背后众生相:恐慌与逃离

自如“甲醛门”背后众生相:恐慌与逃离

微信群内有一位南京租客已经向南京市栖霞市人民法院报案,并已收到法院受理通知书。还有租客陆续在联系律师,越来越多的律师进入自如维权的进程中,微信群里也出现越来越多律师的声音。

自如租客们向国家受理办公室投诉,给12345微信公众平台反映情况。此外,他们也借助媒体的力量,他们集体给呦呦鹿鸣创始人黄志杰写信,联系《投资者报》、南都周刊、新京报、各地方电视台等媒体,希望能让外界更多的人听到他们的声音。他们还自行进行调查,与自如管家聊天记录截图保存、通话录音,检测机构检测现场录像,为记者提供更详细的资料。

目前,针对甲醛相关事情,自如方面已于9月11日发表声明称,目前自如已与全国62家CMA认证空气检测机构开展工作,形成空气治理最大日均产能1147单。

同时,自如已与小米品牌达成合作,将陆续为选择空气净化器的自如客提供配送。不过,自如方面也指出,目前检测和治理产能还是严重不足,希望相关机构与公司联系,也欢迎各界人士推荐。

此外,自如还表示,9月24日开始,所有首次出租房源,配置完成后,必须同时满足空气质量经权威机构检测合格且空置30天以上才能上架出租。

不过,自如客们已经等的太久,失去信任的他们还会愿意买这笔账吗?■

(注:文中所提姓名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CK018]

本文由网站新闻采集机器人自动抓取而来,仅出于传播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本网观点。如该文存在格式错误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邮箱dacankao@hotmail.com或者首页腾讯QQ。

版权所有: 人民参考网 ©2000-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10043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020)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