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喜好棍棒式教育 《傅雷家书》还适合中学生吗?

来源:明清江南社会与文化

2018-08-31 20:18:15

自1981年出版以来,《傅雷家书》畅销中国数十年,时常被各级教育部门列在中学生“必读书目”之中。

事实上,这本书中的很多内容,并不适合中学生阅读。

一位“讨人厌”的父亲

傅雷为人严肃、性格爆烈。

反映在其对傅聪、傅敏兄弟的教育中,就是常说的“棍棒式家教”。

傅聪曾说起鼻梁上面的伤疤:

“就是五岁时,有一次,他(指傅雷)在吃花生米,我在写字,不知为什么,他火了。一个不高兴,拿起盘子就摔过来,一下打中我,立即血流如注,给送到医院里去。”

傅聪还说到练琴偷懒时,父亲的严厉管教:

“我一面练琴,一面看《水浒传》呀!就是这样,这里是琴谱,我就automatic的练(弹琴示范),忽然,背后天喝一声,就像《水浒传》里形容的一样。我爸爸走路没有声音的,忽然走到背后,这就给打得半死!”

傅雷的次子傅敏也回忆:

“在小时候,父亲打我们,而且父亲有这样的特点,你越哭,他越打,我当时真的恨得咬牙切齿。但是,每一次挨打,我都明白原因,有时是调皮捣蛋,有时是做错事,比如撒谎。”

朋友的记忆中,傅雷的教子风格同样如此。杨绛曾回忆,有一次她和钱钟书等人在傅家做客,傅聪、傅敏在楼梯旁偷听,傅雷“一声呵斥,两孩子在登登咚咚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里逃跑上楼”,傅雷夫人朱梅馥赶忙过来劝解。过了一会儿,傅雷发觉他们还在偷听:

“只听得傅雷厉声呵喝,夹杂着梅馥的调解和责怪;一个孩子想是哭了,另一个还想为自己辩白。我们谁也不敢劝一声,只装作不闻不知,坐着扯谈。傅雷回客厅来,脸都气青了。”

500

傅雷和傅聪在一起

对于这种家教方式,傅雷后来也自觉不妥。《傅雷家书》中收录的第一封信,就是傅雷向傅聪表示“悔意”的:

“孩子,我虐待了你,我永远对不起你,我永远补赎不了这种罪过!这些念头整整一天没离开过我的头脑,只是不敢向妈妈说。”

第二天,傅雷继续在信中说:

“可怜的孩子,怎么你的童年会跟我的那么相似呢?我也知道你从小受的挫折对于你今日的成就并非没有帮助;但我做爸爸的总是犯了很多很重大的错误……跟着你痛苦的童年一齐过去的,是我不懂做爸爸的艺术的壮年。幸亏你得天独厚,任凭如何打击都摧毁不了你,因而减少了我一部分罪过。”

实际上,傅雷此后的教育理念并没有太大改变。只是儿子不在身边了,一方面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思念;另一方面就是想继续打,也打不到了。

傅聪离开上海后,傅雷习惯性地希望继续掌控他的生活。

1954年7月的一封信中,傅雷说:

“孩子,希望你对实际事务多注意些,应办的即办,切勿懒洋洋的拖宕。夜里摆龙门阵的时间,可以打发不少事情呢。宁可先准备好了再玩。”“要嘱咐你的话是说不完的,只怕你听得起腻了。可是关于感情问题,我还是要郑重告诫。无论如何要克制,以前途为重,以健康为重。在外好好利用时间,不但要利用时间来工作,还要利用时间来休息,写信。”

在同年8月的信里,傅雷又对傅聪说:

傅聪当时20岁,早已成人,傅雷竟然还要絮絮叨叨、事无巨细地给予指导。显然,在傅雷心中,从未将傅雷当作一个成人看待。现代家庭教育提倡父母和子女的平等,强调子女的独立性,而不能被父母任意“安排”。傅雷的家庭教育,无疑是相当传统、落后的。

(((10)))而现代家庭教育通常的要求是,父母必须培养孩子的自主意识,让他早日对事物产生自己的判断。

1954年9月,傅雷收到傅聪从波兰寄来的照片,回信说:

(((13)))(((11)))

在这封信中,傅雷对于一张没有写清拍照时间、地点的照片,都要一一询问;对于信封上文字的大小,都要详细指导,可见其对孩子的控制欲有多强烈。

及至1960年,傅聪在英国和弥拉

[责任编辑:CK018]

本文由网站新闻采集机器人自动抓取而来,仅出于传播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本网观点。如该文存在格式错误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邮箱dacankao@hotmail.com或者首页腾讯QQ。

版权所有: 人民参考网 ©2000-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10043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020)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