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顺城区法院被指充当“老赖”保护伞

来源:中国法治信息网

2018-03-12 09:52:55

   原标题:辽宁抚顺:顺城区法院被指充当“老赖”保护伞

   在民事诉讼活动中,最难的就是执行。不少的被执行者有能力执行法院生效判决,却采取转移资产、隐匿资产、销声匿迹等手段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被人称之为“老赖”。全国最高院为解决执行难的问题,相继出台了许多措施。各地不少的法院也频出招法,逼迫“老赖”就范。但是,更难的执行案就是法院充当了被执行者的保护伞。

   近日,记者就接到了原辽宁抚顺市民王海珍的投诉,反映抚顺市顺城区法院执行人员,充当被执行人赵金州、苏邵洁的保护伞,致使一个很容易执行的案件拖了四年多未执行完毕。被执行人赵金州、苏邵洁在法院的保护下,目前仍是住豪宅、驾豪车,好不自在快活。为此,记者亲自到抚顺进行了采访。
 

 
   缘起:两处矿山转让原被告产生了债务纠纷
 
   据投诉人王海珍介绍,2010年5月15日,王海珍与赵金州、苏邵洁签了一份《转让协议》,将王海珍投资经营的马前石材七厂和孤山拉子山经营权及股份,转让给了赵金州、苏邵洁。转让价款共计260万元。双方在协议中约定:自签订之日起,赵金州、苏邵洁应每个月还款20万元,并确保在2011年6月前全部还清。

   记者在顺城区法院的(2013)顺民二初字第423号判决书上看到,赵金州、苏邵洁于2010年10月和11月,两次还款共计15万。2012年1月18日,又还款5万。21日,双方又签订了一个《补充协议》,其中约定:未还的那部分款按4分利息计算。同时又特别约定:在未还清钱款时,不得转让现有的股权。2013年10月,赵金州、苏邵洁又还款9万元。共计还款29万,尚有231万本金没有偿还。

   赵金州、苏邵洁二人,不仅不再还款,还违约将两个矿山转让了出去。无奈之下,王海珍起诉到抚顺顺城区人民法院。2013年12月4日,法院作出判决,判令被告赵金州、苏邵洁至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还请所有钱款,以及违约金。(违约金按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4倍计算)
 
   发展:赵苏二人有钱就是不执行判决成“老赖”
 
   “赵金州、苏邵洁二人不是没钱.而是有钱就不执行法院判决。我只好申请法院进行强制执行。”王海珍告诉记者说。2014年5月份,她向顺城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从执行人向法院提供的赵金州、苏邵洁收入和财产清单上来看,被执行人完全有能力偿还231万本金和违约金。其名下财产也完全可以让法院查封拍卖。赵金州、苏邵洁在把矿山整个转让给长春亚泰集团公司时获得转让费2345万元。可以超超拥拥执行法院判决。转让后,两个人在亚泰集团铁岭石料加工有限公司分别担任董事和监事。月工资分别是1.2万元和8000元。年终还有股权分红。几年下来,这些工资股权收入就有80多万元。他俩还有原单位的工资收入。同时,他俩还获得过大量的占地补偿款。

   赵金州、苏邵洁虽是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却也不低调装穷。开豪车、住豪宅。据执行人向法院提供的财产线索.赵金州驾驶一辆价值60多万元的福特猛禽商务越野车,苏邵洁驾驶一辆高档宝马车。同时还有斯巴鲁和美国大皮卡。他俩在铁岭有门市房,价值700多万元,还在铁岭有别墅一栋。同时,他俩还有5个采区的采矿权,匿名与他人合股经营的砂石厂等等财产。这些足够法院用于强制执行的了。

 
   结局:顺城区法院个别主管领导及办案人员成了保护伞
 
   据介绍,在王海珍起诉赵金州、苏邵洁之前,就对他们的财产进行了财产保全,查封他们部分财产。本来顺城区法院可以依据《民诉法》第二百四十四条,“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有权查封、扣押、冻结、拍卖、变卖被执行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财产。”但是顺城区法院却故意消极怠工、拖延不办。

   2014年5月7日,王海珍申请强制执行赵金州、苏邵洁的股权。但法院执行法官一直拖延不办,拖到亚泰集团铁岭石料公司停业,股权贬值。当执行人王海珍申请拍卖、变卖被执行人赵金州、苏邵洁的财产时顺城区法院主管执行的院长却说:“你们不就是要钱吗?”、“你这不是加重被执行人负担吗?”、“用的着吗?”等话语来搪塞。处处表现出袒护包庇被执行人的态度。

   据了解,由于执行人对法院的穷追不舍,顺城区法院也不得装装样子。从苏邵洁原单位的退休金中,执行了2万余元。又扣了美国大皮卡车一辆,但一直也不拍卖变现。四年了,本来很好执行的案子,就被法院执行法官拖成了这样。

   王海珍等告诉记者,顺城区法院袒护包庇赵金州、苏邵洁的事例还有不少呢。申请执行人要求法院明确答复股权是否可以执行时,苏邵洁的股权竟然转给了案外人赵怡果。这说明法院执行法官故意将执行股权的事透漏给了苏邵洁。


   为了惩治“老赖”各地相继开展了将老赖列入失信黑名单中,限制他们的高消费行为。顺城区法院两次故意将失信黑名单中的苏邵洁写成“邵洁”,让苏邵洁躲过了失信黑名单的惩戒。在年关拘留拒不执行者赵金州时,他花重金在抚顺矿务局总医院弄了个假体检表,躲过了拘留。后经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影像学检测,赵金州根本没病,完全可以入拘留所。

   记者在抚顺了解到,抚顺市委和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为解决执行的老大难问题先后两次开展了”春雷行动“和”夏季风暴“有关执行的集中整治活动。吴廷飞院长着重提出:三年指标两年实现,争取年内完成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任务。然而,这些都没有触动顺城区法院的执行法官们,他们对市委和上级法院的要求置若罔闻,不惜违法袒护包庇被执行人赵金州、苏邵洁,致使一个很容易执行的案子久拖不决,老赖赵金州、苏邵洁在顺城区法院保护伞下,开豪车、住豪宅,招摇过市。
 
   采访后记:这家法院哪来的这么大胆子?
 
   党的十八大之后,习总书记在依法治国的讲话中着重强调,要让每一个公民感受到司法的公平和公正。由此,北京最高院在工作报告中承诺:坚持以人民呼声为第一信号,向执行难全面宣战,深化执行体制改革,提高执行信息化水平,规范执行行为,穷尽执行措施,加强信用惩戒,让失信被执行人寸步难行,无处逃遁,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问题。破除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抚顺市委为落实中央精神,也吹响了解决执行难的冲锋号。提出基本消除人民法院消极执行、拖延执行、选择性执行,以及乱执行,确保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全部或大部分得到及时依法执行,执行积压案件得到清理。

   然而,党中央的指示,最高院的承诺‘,抚顺市委的要求,在顺城区法院却成了空纸一文。主管执行的院长和执行法官为何肆无忌惮地消极执行、拖延执行、选择性执行?只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被赵金州、苏邵洁等收买了。希望当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应予以重视此案中存在的腐败行为,对执行法官徇私枉法行为予以查处。

   2月28日,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了全市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推进会,对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进行再动员、再推动、再部署。对于下一步解决执行难问题共提出了七点基本要求。借此会议精神,记者再观望看看顺城区法院到底能不能落实会议精神,加快速度把执行人王海珍的执行案了结。记者将继续关注此案的最新进展,给以及时报道。(任宪东发自辽宁抚顺)
    
辽宁抚顺:顺城区法院被指充当“老赖”保护伞 - 舆情监督 - 头条新闻中心-头条网_头条日报  http://www.haotoutiao.cn/news/s/2018/0301/84137.html

[责任编辑:CK018]

本文由网站新闻采集机器人自动抓取而来,仅出于传播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本网观点。如该文存在格式错误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邮箱dacankao@hotmail.com或者首页腾讯QQ。

版权所有: 新华参考网 ©2000-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10043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020)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可信网站认证